建兴镇门户网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41|回复: 0

南部县建兴镇“下基层、接地气、察民情、分民忧”日记

[复制链接]

258

主题

639

建兴币

54 小时

在线时间

管理员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917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7-3-14 15: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建兴镇门户网会员,结交更多建兴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建兴镇门户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为省委农工委“下基层、接地气、察民情、分民忧”首批驻乡进村入户蹲点调研的副厅级巡视员李明生同志,初到南部县建兴镇就迅速投入工作,进村入户走访群众,了解民情,与民交友,了解了当前农村工作面临的真实情况和农民群众的真实想法,并结合自身的感悟、体会写下了9篇日志。日志体现了“小中见大”的特点,现印发各处室,供参考学习。

2013年10月10日
寒露已过,仍没秋意,艳阳高照。
下午五点来建兴镇报到,参加为期三个月的“下基层、接地气、察民情、分民忧”驻乡进村入户活动。书记、镇长一片热情,感觉候时许久。他们作古正经,似乎在接待上级领导,端茶倒水,所有班子成员到齐,准备汇报工作,我不是领导,但习惯这种场面。我告知所到来意:体验生活、调查研究。三个月的调研计划是:了解一些农民的真实情况,交几位真心朋友,读几本书。工作不影响大家,谁也不管谁。一阵交谈后,还是真诚客气一番,麻烦麻烦。
很快,他们顿感轻松,我也轻松。晚饭喝了啤酒,杯盏声,笑声不断,晚饭吃得不累。有点开心。
住下之后,去附近街上添置了生活用品,从商店出来,驻地的门卫大爷跟着,我问您怎么在这里,他说我怕你找不回来。回头看看街景,稀稀拉拉的街灯,昏暗,75岁大爷在我面前出现,顿时感觉建兴是如此明亮。有点温暖。
1977年的冬季,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在离开下乡时的土屋墙面涂鸦“从这里走出去”,怀揣青春的梦想,走进校园、城市、机关。谁知道,个人的命运远比民族的命运更难预测。光阴荏苒,今晚坐在建兴镇宿舍,很寂静,情不自禁怀念起三十六年前的知青岁月,我又回到了当年。处于更年期还有点青春的冲动。

2013年10月11日
仍然高温,31度,体感不舒服,闷热。
翻阅镇上资料。得知建兴镇是南部县辖区内第一大镇,位于南部县南,距南部县城27公里,距南充市区60公里。海拔高度:373米。2006年撤乡并镇,合并原龙凤、义丰乡,全镇幅员面积达72.6平方公里,耕地面积27653亩,辖40个村和2个社区,镇乡村户数12367,农业户数11368,镇乡村人口42502人,农业人口36501。
该镇主要粮食作物有水稻、小麦、玉米、红苕等,经济作物以油菜、花生、海椒为主,小杂粮有绿豆、豌豆等。蚕桑、水果种植和畜牧养殖是重要产业。其中,蚕桑产业成为建兴镇经济的支柱型产业,全镇有桑园15000余亩,水果有枇杷5000亩,黄花梨400亩,琯溪蜜柚280亩;畜牧养殖方面有6个DLY养殖基地和32户生猪重专户,年生猪出栏36000头、7个小家禽养殖示范村。
全镇有卫生院3所、小学3所、初级中学3所、高级中学1所,在校学生11000余人。
该镇还是国道212线、省道101线交汇处,是南北交通要塞,交通便利,场镇面积2.5平方公里,人口5万余人,集镇贸易十分活跃,有一般县城的规模。
出去走了一下,是典型的丘陵特色,山峦起伏,植被尚可,森林覆盖率达30%。农房散居不少,应该是小春播种季节,地头未见人劳作。

2013年10月12日  周六
参加镇上召开的村干部会议。主要内容是部署当前工作:一是速生林任务下达,二是土地整治,三是殡葬改革,四是信用社贷款追还,五是禁止乱砍滥伐,六是生猪保险,七是农村建房,八是蚕桑产业发展。
农村工作方方面面,乡村干部任务真多。
我原以为要安排小春播种。镇上工作没有列入。但在工作中被反复提及,桑田不能播油菜,速生林不要种粮食。
粮食被当作产业发展的包袱。
我理解,但又很困惑。我了解的农业服务中心,是公益性事业单位,共计8人,分别负责农业技术、水利、林业、农机、蚕桑(畜牧单独建站)。其中五位中级职称。有三人抽派去国土、计划生育、城市建设。其余四位主要参与农村中心工作,还好有一位负责蚕桑产业。农业技术服务农民不需要吗?主任回答,现在种子、技术农民都会,培训也只是发发资料,没有培训经费,可想,村有农技人员吗?农业服务体系线断网破早已演化为无线无网,名存实亡。公益性农村技术服务如何适应现代农业发展需要,值得研究。

2013年10月13日  农历九月九重阳节  周日
与石门堂村赵斌书记约好,中午到他家吃酸菜饭。
石门堂村离镇四公里,7社、226户、1046人,耕地964亩、其中田435亩。主要收入为外出务工,农村劳力650人,450人常年在外打工,123户举家外迁,剩下在家的200多人,大多是60岁以上的老人,主要从事农活和养蚕。
村空心化率达55%以上,而且这种趋势会越来越加剧,新村建设规划与城镇化相衔接不可忽视。农业问题已经跳出农业,农民进城后的问题更应关注。
农业人口迁移,带来农村工作新变化,也给村干部带来新困难:一是债务难以偿还,该村2004年上交的农民各种提留款项,由村上各方借款,现在收取农民欠款难,二是收取水费难,平均每亩20元,全村每年需交1.53万元,2013年只收到2100多元,由村干部垫支,三是蚕桑生产计划完成难,镇上发蚕种350张,每张30元,补贴10元后,需要9000多元,有的农民本来就不愿意养蚕,自然不会交。一事一议难上加难,外出务工多,收取困难。
赵书记和村主任,都提及粮食直补需要改进。期望补贴到种粮农户,现在不种粮也给补贴不合理,他们建议可集中用于村农业水利基本建设,或者抵扣水费款。我介绍粮食直补经过九年多的运行,省上在完善试点,等成熟后会推开。
对粮食直补,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呼声,从开始就有。我们总以给农民普惠政策为由,不能改变,却忽略了直补政策的本质,2004年我参与过省上该项政策的研究,看来改进迫在眉捷。随后问了路边的四个村民,粮食直补政策如何,都说好啊,但是应该补贴到种粮农民,不种粮就不给。不过,村上干部又觉得,补贴种粮农户,种植品种和面积怎么统计,每年动态变化,会产生新的矛盾,给村组干部带来工作压力。
中午吃饭,赵书记很热情,杀了土鸡。约了四位村干部,从远村赶来,说是邀请我去,有很多情况要反映,我欣然服从。吃饭成了座谈,都把我当朋友,酒喝得不少,烟也使劲抽,茶也猛喝起。我只是不断唠叨,请大家以后来成都喝酒。
饭间,问谁知道24个节气,只有年长的一位做答。我不忘的粮食生产,即将淡出农业工作的范围。“饭碗怎么端在自己手里”,电影《1942》大饥荒大逃亡的历史早已淡忘,1962年浮肿老人的土丘早已坍塌。我老也。

2013年10月14日
昨晚,去周边散步,走进建兴中学,生龙活虎的青春年少在宽敞的运动场,幢幢教学楼明亮的灯光,企业家捐建的现代办公楼的气势宏伟,绿树成茵的校园阵阵歌声,把我带回中学时代。急切想在这里停留。遇一位年轻教师攀谈起来,我感慨到,这是我看到的全省校园最好的乡镇中学,他却很不以为然,自觉不好继续了解。
今天下午找到邓文仕校长,瘦小中年人、有沧桑感,看起来不像儒雅校长,倒像一位村长。他很热情,感叹好久没有与省上干部接触了,知道我是农村工作部门的,又觉得不解和困惑,怎么关心起教育。短暂聊天后,打开话题,滔滔不惧。对学校如数家珍。建安中学始建于1956年,由时任县委宣传部长兼任校长,由于办学成绩斐然,1962年参加全国群英会,成为全国全省农村中学的一面旗帜,经过四十多年发展,到九十年代中期,学校已达千人规模,是川东北的名校、在南充市家喻户晓,教学质量和名声远远超南部县中,从学校出去的,有的成为清华、北大等高校的知名教授,两院院士,海外科学家,有的成为党政军高级干部,有的成为国内外大的企业家。高考升学率一直名列全县第一,1991年、2002年被南部县一中、二中赶超。究其原因,众所周知,城市化进程加快,教育市场化兴起,优秀教师流失。
邓校长仍然不气馁,近几年调整办学思路,发展通识教育,扩大教学规模。学校由过去80亩扩大到180亩,多方筹资开展基本建设,学校面貌焕然一新,硬件设施、教学环境完全可以与成都、南充的学校媲美。目前,学生规模达5000多人,有18个初中班、46个高中班。
然而,高考升学率难尽人意,校长苦笑,2013年700多名考生,只有120名上本科线,1名过一本线。我问建兴镇这么多学生,为什么没有职业中学?他反复说,职业教育重要性不言而喻,实际情况是老百姓不接受,全县一所职业中学,也只是挂牌,仍然办普高。农村职业教育要走的路还漫长。
他再三强调面临办学困境,一是政府只关心经济,在强调城镇化时,过分注重市场化,对农村教育边缘化。新农村建设发展注重的是村庄建设,担心现在农民聚居点建设,重蹈九十年代的普九义务达标覆辙,留下烂摊子,二是教师流失严重,农村学校已经成为城市教师的中转站,培训基地。原有骨干教师有的去高校,有的去城市中学。目前学校有210名教师,大多30多岁,2005年以来流失60名优秀骨干教师。
为此,他建议:进一步提高农村教师待遇,城市重点中学教师应该到农村支教,三年一轮,加大农村教师业务培训。此外,他还提出,学生营养餐,本来是政府惠民之举,这里的学生不喜欢长期吃鸡蛋、牛奶,又不可以根据实际调整。好事如何办好,让家长满意。正同粮食直补之策,应当深思。
满心欢喜来学校,离开时,淅沥的秋雨,带来寒意,望着由原副省长题写的校门,丝丝凉意袭心头。一些村庄渐渐凋敝,如此美丽的校园还会鲜花盛开吗?这座历史辉煌的名校如何传承和保护,现代化的教学大楼如何输送更多的优秀毕业生,不仅仅是这位校长所思,我们各级政府、社会也该所想啊。关注农村教育吧!
夜已深,窗外远处教学楼的灯光印在河面,静静地。
气温陡降,此时17度。秋天来了!

2013年10月15日小雨
通过与杨家弯村村干部、农民座谈,反映出几个问题:
一是农村土地撂荒严重。全村517亩耕地、其中田271亩,有80多亩土地多年未耕种,占耕地的15%以上,二社85亩,其中田28亩,19户,只有5户在家耕种,除水田外,旱地撂荒,6社22户人,12户举家外出,留守24位老人种水稻35亩,旱地荒芜。产生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种粮效益低下。敬正霞2013年种3亩水稻,购稻种3斤180元、农膜4斤128元,肥料300元,农药280元,收割请5个女劳动力(150元一天)750元,三个男劳动力(180元一天)540元,共计2178元。收割水稻3000斤,市场销售3300元,不算自己劳动力,收入1122元,每亩收入374元,在外务工的儿子得知她种水稻,和她吵了几次,每次电话都不要她种。另一方面是农业基础设施条件差。虽然2009年进行了金土地项目,只是田坎弄高整理,仍然小块,零星,小田未变大田,坡土未变平土,农业机具难以操作。2011年,有人来流转的20多亩,由于耕作不方便,第二年就离开了。再者,农村劳动力缺乏。全村645人,在家的不到300人,主要是老人、儿童,50岁左右算年轻人的不到40人。现在有识之士都在研究“谁来种地”问题,其结论大多是要实现农业规模经营。不错,我以为,粮食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关键是政府要加大扶持力度,从政策层面提高种粮效益。
二是产业发展不尊重农民意愿。2010年,县、镇下达村上种植藿香80亩,镇上要求村上给企业签承包合同3年,村上给农户签,流转费每亩350元一年,从第一年起就扯皮,企业不给。为此,村干部到县上多次反映后,第一年流转费兑现,后两年没有兑现,藿香也没种植了。2011年,镇上硬性下达脆香柚80亩任务,与农民签20年流转合同,流转费每年一亩350元,树苗栽上,至今从未兑现,农民只好自己经营,县、镇要求栽柚子的地只能种植矮杆作物,农民愿意种小麦,却要求种胡豆、豌豆,农民意见很大。2013年,县上又下达村道两边10米,社道5米种树任务,村干部和农民认为,种树没错,但是应该在荒山荒坡、河滩种植,不可以强制农民用好田好土种树。2011年,全村经县林业局批准砍柏树23万元,砍得可惜啊,现在又要求种树。
基层干部真苦真累。流行的“政府要求种的千万种不得”的说法,又被市场无情的得到验证。农民种什么,应当尊重他们的意愿,政府操心太多啊,费力不讨好!古人云:“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绝圣弃智,民利百倍”,“成功事遂,百姓谓我自然”,领袖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
他们认为,县上考虑企业利益多,考虑农民利益少,发展藿香、种树、蚕桑,都是为了恒安药业、中盐银港、佳佳丝绸企业提供原料。一旦企业遇到市场风险,最终都由农民来承担,发展上只顾眼前,一会栽桑、一会藿香,一会脆香柚,桑树砍了又栽,藿香几年当杂草而废弃,种树只发树苗,不管理,不注重后续工作包括市场的跟进,折腾、不断折腾。这几年树苗款村上都花了10多万元,有的农民今天栽明天扯,栽得多成活少,村干部叹气:“完不成任务领导不满意,完成任务群众不满意”,两难。
三是县级机关干部作风需要转变。村干部反映,现在县级机关干部到农村调查研究不多,认真听取农民意见更少,比如今年的水利项目,县水利部门带上工程人员,自己设计,不听取村上农民意见,农民要求沟渠排污,他们只是垒高渠堤,增加了工程量,结果工程不适用。再比如村级办公楼建设,由县上招标,地面建筑25万元,办公家具5万元,如果村上自建,10多万元就可以搞定,水、电等基础设施由村上负责,投入7万多元 ,办公家具如果由村上添置,1万元就可以解决。现在,许多农业工程招标不听取村干部和农民意见,不与农民商量。

2013年10月16日 中雨
早早来到怡家三村,书记到镇上开会,村主任话不多,文书把村情况说得一清二楚。
随意去几户人家,都是关门锁户。
文书说,村书记去镇上开会了,是镇上布置重新清理低保户工作。他介绍全村五保户3名、低保户75名。五保户每月300元,年底有200元慰问金,低保户分特困户、贫困户。我问怎么确定呢,他说由镇上分配指标,村住户调查后,经社长和村民代表一起研究确定后公示,上报镇民政。我问,县政府的文件有具体评定标准吗?他没有看到文件,也没有什么具体标准,村上自行掌握。但是,村上后来了解,有三户没有经过村里,也确定为低保户,都是县上有关部门领导的关系,由民政确定的。
我不解,应该有文件规定、评定标准也肯定有,比如收入水平,老弱病残等情况,程序必须经过村上上报。这方面的文件要公布,政策要透明,百姓要清楚,程序要公开。如果再次清理,估计也清不了多少。低保是政府民生工程,好事怎么办好呢?也不是如县领导说的乡、村干部亲属不能享受低保,关键是要符合政策标准,不单单是分配指标。这是不是懒政呢?
我查了一下,省政府2009年已颁布《四川农村居民最低保障办法》,明确规定:其范围为“低于户籍所在地区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其具体标准由县级人民政府确定。坚持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县民政局制定有标准,看来宣传工作没有到位,如果只是下达指标,村里就是完成任务了事。
准备明天问问村民政所。

2013年10月17日
与镇上分管民政工作的周旭东了解民政工作。老周已满50多岁,头发花白,很和蔼,一脸笑容,在建兴镇并乡之前,从农经管理员做起,任龙凤乡长八年多,现在负责镇民政工作已经三个年头。我把村里听到的情况和盘托出,在交谈中,不时有老百姓反映情况,他都热情接待,耐心细致。看得出,老百姓很信任他,他说,民政工作虽然辛苦,解民忧,做善事,有意义。
民政工作包括农村低保、殡葬、优抚、社会救助、调解和村级组织管理等事务。老周主要介绍了农村低保。
全镇1.26万户,农业人口3.5万人。2013年农村低保2000户,2597人,主要是老弱病残。其标准条件范围是年人均纯收入低于1500元。在分配各村名额时,镇上留有10%的指标,200户用于解决农村历史遗留问题,实际情况是不符合低保标准的,包括历史平反人员、老村社干部,原有村办企业人员,其中也有些关系户,原来有10个村干部家属,现在已经清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一是低保面窄。县上分配指标少,全镇有25%贫困人口,10%特贫困人口,除2597人外,至少还有1000多特困人口需要纳入低保范围,难以做到应保尽保;二是补助标准低。其补助标准2013年特困户每月84元,贫困户每月64元,贫困户和特困户分别为50%。三是工作人员少。镇民政员只有2名,负责全镇6000多民政对象,人手少,工作量大。低保名额分配到村后,由村上评定,实际上对农户收入的核对很难。说实在的,只要摆平就好。
此外,农村民政医疗救助经费困难。农民在新农合报销后,民政救助为自费比例的10—15%。2011年新农合每人年缴50元,1万元以上报销比例为:新农合报销县内60%、县外50%,按此标准,2012年前镇民政有80多万元的医疗救助。2013每人年缴60元,民政救助提高到3万元以上,新农合报销县内50—55%、县外35%,现在救助金额提高后,救助资金就很少了。农民意见很大,原来缴费少,还可救助,现在多缴10元,反而没有。因病救助是解燃眉之急,雪中送炭。常年需要救助的人越来越多,主要是医疗救助,镇上爱莫能助。
我很想与老周讨论,提高标准合情合理,但是,财政也困难,提高有个过程。他太忙了,聊天断断续续,我翻了几本低保名册,整整齐齐,一目了然。等候老周的村民不少,我说,先接待他们,我们有空聊,打扰,打扰了。
老周三步并作两步下楼去了,内心对老周充满了敬意。
写上今天的记录,站在窗前,抬望秋雨后的碧蓝天空,明月高悬,星星闪烁,山峦起伏,小镇格外宁静,丘陵还有如此景色,是我少年记忆的画面。此时此刻,都市同样的星空,已被迷离的灯光所污染,李白的后人再也看不见“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的场景了。看月亮,数星星,对城里的孩子们是一种奢求。难怪,近期《中国地理》编著《西藏看星星》专辑,科学家呼吁把星星作为自然遗产保护。地球的悲哀,人类的悲哀。

2013年10月18日
上午,与12名大学生村官聊天。他们是我省2007年首批选聘的村官。同时来建兴镇的20名,先后考取公务员3名,事业单位3名,自动离职2名。现有的12名村官分别毕业于西华师大、四川理工、四川教院等高校,主要岗位在镇政府机关,也联系一个村。全部成婚,有3名带上孩子了。
王强讲到,开始当村官,意气风发,充满期待,六年多时间后,理想与现实差距大。一是身份尴尬。上不接“仙气”,下不接“地气”。村干部和村民认为你是镇干部、镇机关认为你是村官。身份不确定,不管是在镇机关还是村里都没有话语权,工作难以发挥作用。虽然是村支部副书记,许多建议很少被采纳,比如村低保户、特困户的认定,村上有方方面面关系,提出符合条件的也没有纳入,再比如村办公楼的建设,自己自始至终参与方案,其实一点都没用;二是待遇太低。与镇机关干部差距一半,实际收入不如有的村干部。2011年虽然提高了报酬,仍然偏低。专科生每月1500元,本科1800元。本科生扣除各项费用后每月1512元。随着物价的上涨,生活压力大,我们干的是镇干部的工作,拿的是村干部的工资。三是生活条件差。镇上安排集体住宿,机关食堂只是早、中午才开饭,晚饭和周末只好自己东拼西凑,下村路费每次都三、四元,没有通讯费。四是前途渺茫。以前村官考公务员要加分,现在取消了,省上有对村官定向招考,竞争更为激烈。我们大多满三十多岁,基本是专科文凭,现在招考一般要求全日制本科,事业单位年龄要求30岁以下,机会渐渐失去。
康慨说,村官缺乏安全感,原来是两年一签聘用合同,2011年开始签3年合同,明年到期后怎么办,不得而知。前几年上级部门还关心我们,经常来调研,组织培训,开专门会议,现在很少,开会也不多。村官创业缺乏资金和政策支持,已有扶持措施难以落实,我们一无资金二无技术,创业只是空谈。现在最怕生病,一旦生病肯定要举债。我们大多来自农村家庭,父母培养不容易,家庭也困难,对我们充满期望,这种状况实在担忧。期望省上对首批村官给以关注。建议学习陕西、重庆做法,对任期届满三年经考核合格的,可直接聘用乡镇事业单位。实际我们从事的工作也是机关事业,不需要培训,已经适应了乡镇事业工作岗位。
王铭2005年大学毕业,在成都工作两年后,本着对村官职业的向往,经2007年选聘,来到建兴镇。在镇机关上班,什么杂事都做,环卫、治安等,现在已成家,为养活家庭,经常去干些苦力活挣点钱。他很热爱这份工作,愿意留下来,希望有一半时间在村里,一半时间在镇上,老百姓反映的问题,如果帮助解决,心里也是安慰。最近,去报考县事业单位,年龄刚过30岁,没有取得报名资格。镇上对村官生活关心不够,特别是对女同志,她们有的结婚生子,家庭困难,常常带不满周岁孩子上班。
再三问9名女村官,都无话可说。看起来精神还是不振,岁月抹去了她们青春的朝气。
大学生村官这个新生事物从上个世纪末期萌芽,到2007年全省全面实施,为农村基层组织注入了新鲜“血液”,受到了农民的欢迎,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三农”问题的关心关注。从他们所谈了解到,许多村官入职不入村,被乡镇和机关长期借用,村官与当地村干部思想业务融合不够,出现了一些村官出路迷茫、选聘质量不高、学历专业结构不合理、培训实效不强、跟踪培养不及时、关爱服务不到位等问题。归纳起来,他们的要求是:结合实际情况,进一步完善大学生村官选拔、选聘、培训、考核等措施,确保村官“下得去、待得住、干得好、流得动”。

建兴论坛:www.jx0817.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